肩痛切勿自治,科学诊疗是关键

发布时间: 2019-11-20 19:47   来源:

【2019年11月13日,上海】肩袖损伤是造成肩痛问题的头号杀手,约60%的肩痛是由肩袖损伤引起,尤其是在60岁以上的老年人群,几乎40%都患有肩袖损伤。但肩痛问题往往容易被忽视,或者以“肩周炎”一言蔽之。发病率高、认知度低、误区多、正确治疗率低是我国肩痛人群的现状。为了改善这一现状,提升公众对肩关节疾病的认知,“肩肘运动医学专业委员会”将每年11月定为“全国爱肩月”。

 

2019年11月13日,正值第二个“全国爱肩月”期间,中华医学会运动医疗分会主委,复旦大学运动医学研究所所长陈世益教授在上海宣布正式开启2019年度“肩并肩,爱相随”肩痛查体普及教育活动,并连线全国69个城市106家医院分会场进行义诊。此次活动同时也面向全国肩关节医生进行线上科普教育,旨在帮助更多基层医生掌握正确的肩关节疾病诊疗知识,助力患者尽早发现疾病并接受科学治疗,从而摆脱肩痛困扰,改善生活质量。强生医疗携手各分会场共同呼吁全社会应重视肩部健康,提升对肩部疾病的认知。

 

中华医学会运动医疗分会主委,复旦大学运动医学研究所所长陈世益教授

 

肩周炎,肩痛问题的“背锅侠”

 

慢性肩关节疼痛已成为继慢性头痛、慢性腰痛之后的第三大疼痛,约有80%的成年人都曾有过不同程度的肩痛经历,而很多患者在肩痛发生时都曾怀疑自己得了肩周炎,对此陈世益教授强调:肩痛并不等于肩周炎!

 

“过去没有CT和核磁共振的时候,因为无法说明肩关节内部结构的改变,人们就把肩膀痛统称为肩周炎,作为对肩关节结构缺乏认知时提出的一个比较笼统的概念,肩周炎其实并不能用于疾病诊断。”陈世益教授介绍:“肩痛问题有众多成因,其中最为常见的两种引发疼痛的肩部疾病就是冻结肩和肩袖损伤。肩周炎多指冻结肩,约占肩痛就诊病人的15%,其最明显的表现就是肩痛,活动受限,虽然影响患者日常生活质量,但冻结肩的病程一般不会超过三年,经过锻炼可以恢复关节功能。肩袖损伤或撕裂作为最常见的肩部疾病,也是一种老年退行性疾病,约60%的肩痛问题均由肩袖损伤引起,尤其是在60岁以上的中老年肩痛人群中。肩袖损伤的患者往往可以抬肩,但明显的表现就是抬肩过程中的某个位置特别疼痛,过了这个疼痛位置后可能又不痛了,因此很容易被患者忽视,并延误了及时治疗的机会,导致肩袖撕裂越来越大。”

 

自诊自治往往越治越痛,科学诊疗是关键

 

由于公众对于肩关节疾病存在认知不足,肩痛时往往愿意选择先“自诊自治”,这也是导致患者病情延误甚至加重的主要原因之一。对于肩袖损伤的诊断,陈世益教授表示:因为肩袖撕裂并不是每个人都会痛,70%的人会痛,30%左右的人可能是不痛的,因此不建议患者自查。如果肩痛持续一个月以上,并且有相对固定的疼痛点,影响到你的生活或者工作,就应该及时前往医院就诊。”

 

对于专科医生来说,关节问题通过体检、超声、核磁共振等检查,一般肩袖损伤诊断的准确率就可以达到95%,还有5%要靠真正的黄金诊断标准,就是关节镜。关节镜检查不仅可以确定病变大小,同时可进行治疗。通过关节镜把撕裂肩袖组织进行修补,具有创伤小、康复快、并发症少等特点,能够有效帮助老年人回归独立、高质量的生活。如果肩袖撕裂严重无法修复,就要考虑更换肩关节了,这种开放式手术必然创伤较大。

 

“除了诊疗之外,我们也倡导康复训练的提前介入,”陈教授介绍:“运动医学的康复理念应该在手术还没做的时候就已经开始进行患者教育,比如说怎么使用拐杖,怎么穿衣服,怎么上楼梯,怎么使用厕所。不但可以帮助患者的功能恢复,更能有效减少术后发生的粘连等并发症,让患者早日回归正常生活。”

 

加强基层医生培养,清空肩关节疾病诊断的“废纸篓”

 

陈世益教授在活动中表示:“由于肩关节运动医学在中国起步较晚,发展至今也只有十几年的时间,仍然可以说是一个非常新的专科,因此仍然有很多基层医生对肩关节疾病不甚了解,在诊断时也错误的将肩袖损伤扔进肩周炎的‘废纸篓’,延误了患者的治疗。但同时,肩关节运动医学也是一门发展迅速的学科,因此在提升大众认知的同时也要注重对于专业肩关节医生的培养,加强医生群体对于肩关节疾病认知的更新,提升各级医疗团队的整体素质。“

 

此次活动中,上海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运动研究所在连线全国超过100个分会场进行义诊的同时,也面向广大肩关节及骨科医生授课,传达最新的肩关节诊疗知识,帮助基层医生掌握正确诊疗手段,推动基层医院肩关节科室发展及人才培养,让更多肩痛患者能够得到正确的诊断,走出肩痛误区,摆脱肩痛困扰,重新回归健康生活。